万维读者网 > 世界财经 > 正文

 
中国网民胳膊肘往外 拐向美国(组图)
http://www.creaders.net  2013-04-05 22:23:21  万维读者网  [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万维读者网记者上官天乙综合报道:苹果公司因向中国消费者道歉后,中美两国的反应有所不同。韩国《朝鲜日报》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美国认为因苹果爱国心受到打击,而在中国没有发出欢唿声,反而对政府发出冷笑。”

《朝鲜日报》说,苹果向特定国家消费者发表道歉信这还是第一次,而且因为道歉的对象是中国,引发了不小的争议。“对美国的主导权发起挑战的中国让美国感到了威胁。因此,美国指责苹果因其受到了向中国屈服的耻辱。相反,在中国年轻人之间对政府和官方媒体的冷嘲热讽逐渐增多。”

甚至在苹果向中国消费者道歉过去两天后,美国媒体还在指责苹果的做法有问题。新闻博客网站“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列举芭芭拉-王(音)的书籍《中国经营:5种不同点》说,苹果违反了其中的3种,分别是低头、忽视与中国的关系、打破协调。

美国IT专业网站“圣荷西信使报”(San Jose Mercury)3日援引专家的话说:“苹果没有必要向中国消费者道歉。中国人支持苹果产品。”另外,题为《对中国和美国平等对待》的社论愤怒写道:“苹果侮辱了美国消费者。作为美国人而非编辑人,感到很愤怒,不会坐视不理。”

《朝鲜日报》说中国官方媒体纷纷报道苹果道歉一事,庆祝取得了很大的成果,民众反应却大相径庭。很多年轻人在微博上写道,“不要只是去指责外国企业,应先解决中国企业的垄断和腐败问题”,等等。

微博用户“Doov1992”则质问大肆报道苹果道歉事实的官方媒体:“致官方媒体:什么时候报道(并非苹果而是)中国官员的海外出差和购车费用、腐败和食品安全管理等大众所关心的事情?”小说家韩松写道:“央视早间新闻大篇幅报道苹果道歉,但没有一字提及拉萨滑坡搜救进展的情况。”

(Mark Ralsto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北京的一家苹果专卖店。)

《纽约时报》中文网4月4日发布中国IT业者李泽澄的文章《为何要对苹果求全责备?》堪称是对《朝鲜日报》报道的印证。文章写道:

舆论普遍认为,此次道歉意味着被指“傲慢”的苹果向中国消费者低下了头。从这封致歉信里,苹果将遵照中国三包政策“提升服务水平”,这重点体现在自今年4月起,iPhone 4和iPhone 4S的维修改为全部采用新部件的设备更换,并且将保修期重新计算至维修之日起的1年时间内。然而,如果对照中国现有的相关法规以及手机行业的全行业水平,苹果这次的所谓“提升”其实是饱受外界苛责之下的被迫之举。

文章表示不理解:“中国的消费者所要面对的监管漏洞,企业缺乏自律带来的商品、服务缺陷以及维权环境的恶劣,不胜枚举。相对而言,苹果只是在执行高标准售后之余规避了一点经营风险。就像微博上一位网友说的,如果苹果触犯了法律法规,那么就应该遵循法律渠道来解决,为何要动用媒体和行政资源进行打压?”

作者李泽澄认定“苹果原有的质保条件本来就优于中国的三包政策”。文章还相当详细地描述了2012年底在苹果专卖店维修苹果设备的亲身经历:

工作人员在检测完我的iPad故障后表示符合维修条件,并当场提供一台全新的、同型号的iPad更换了我带去的故障机。整个过程约耗时十分钟左右。

其间我突然想起自己iPhone的屏幕坏点问题,我自己有一部16G的苹果iPhone 4S,是2012年3月在北京电信营业厅通过预存话费并承诺最低套餐消费方式换取的。在使用该手机时,我发现屏幕存在一处绿色色斑,俗称坏点。我手机上的这个坏点,大约2到3像素(pixel)。由于iPhone 4S手机屏幕分辩率较高(960x640像素)且尺寸较小(3.5英寸),因此像素点极小。因此这样的故障其实并不影响实际使用,只是在黑暗环境及深色屏幕背景的条件下才可以观察到。

(FT中文网:苹果屈服于北京压力)

尽管当时离购入这个手机已经过去近九个月,但我还是咨询了天才吧的工作人员是否可以鉴定故障并维修。接待我的工作人员表示,苹果的政策是一次预约只能维修一台设备,又为我预约到了当天下午四点二十。天才吧安排了另外一位工作人员处理我的手机问题。由于现场光线明亮,我手机屏幕上的坏点非常不明显。该工作人员检查后表示,按照苹果的规定,屏幕坏点达到或超过两个像素可认定为故障,因此尽管我的手机屏幕问题并不明显,仍可以按照故障处理给予换机,我将会在一周之内拿到新手机。

我当即询问为何iPhone不能象iPad那样当场更换。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按照公司的三包政策,对于iPhone 4S苹果采取的措施是保持原机后盖、其它部分更换新品,因此需要将手机返回维修部门处理。而iPhone 5由于其高度一体化设计,苹果则是给予整机更换的。这种解释与苹果此次的道歉信内容一致。在拆卸SIM卡后,苹果收走了我的手机并提供了取机凭证。

作为普通消费者,我不认为用旧后盖会对给手机的具体使用带来什么问题。苹果内部人士也告诉我,之所以不能更换后盖是由于iPhone 4和iPhone 4S大陆行货底板保存有用户注册信息,为了遵循中国工信部对手机入网的相关规定,苹果在中国无法更换后盖板。由于公开姓名会违反公司的对外策略,因此该苹果内部人士拒绝透露姓名。

在此次就iPhone 4S手机的维修过程中,苹果专卖店的工作人员对于换机但不更换后盖的原因尽到了非常明确告知消费者的义务。我个人对此维修方案、以及和苹果的沟通也并无异议。

文章认为“国内手机行业售后服务水平普遍偏低,就在3月初,中国媒体《法制晚报》援引业内人士的话说,一些国产手机虽然在二三线城市占有大量市场,但服务跟不上是国内这个产业的通病,消费者甚至经常为找不到修理网点而犯愁。相比之下,苹果的售后还有不少值得国内同行学习的地方。”

《纽约时报》中文网4月3日利明璋的报道《苹果在华道歉为哪桩?》也说“许多中国网民嘲讽了官方媒体的攻击”,尤其是针对中国人民大学一位法学教授的言论,该教授竟说苹果标志上缺的那一块“是对中国消费者的感恩之心”。

报道还就“为什么官方媒体机构要攻击苹果”这一问题转述了“坊间”的“多种猜测”:其中包括为华为在美国的遭遇进行报复;针对美国政府新颁布的限购中国信息技术产品的法案做出反击;对本土手机生产商实施地方保护(所有这些厂商几乎都要依赖谷歌[Google]的Android系统)。

似乎对苹果不争气的道歉行为不以为然的利明璋在报道中不无嘲讽地这样写道:

看起来苹果面临一个严重的政府和公共关系问题,他们的反应需要比现在更加积极和直接。像处理2010年的iPhone 4天线问题那样,半天才挤出一句带着脾气的道歉,在中国是行不通的。

面对这样的勐攻,在中国的外国公司通常的回应是公开和私下道歉,强调对中国的承诺和贡献,从总部派出高管和所有相关的中国政府部门接触。苹果可能还要开启一项新的服务,一个可以卖给其他外国公司的产品。叫什么?“i磕头”。

0.00% 0.00% 0.00%
相关新闻:
精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