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世界财经 > 正文

 
美媒:欧盟给塞浦路斯危机种下恶果
http://www.creaders.net  2013-03-28 23:27:02  纽约时报  [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当欧洲各国财政部长本周向人们解释塞浦路斯救援计划的严苛条款时,他们中的很多人将责任归咎于这个地中海小国对银行业不加管束,自作孽不可活。

  在塞浦路斯,大银行没钱、政府一片混乱、人民充满愤怒绝望。然而追溯引发当前这场危机的源头,至少部分来自于17个月以前由同一群金融原则的捍卫者制定的一项重大决定,如今,还是这些人,在要求塞浦路斯改革。

  和周一早上宣布的对塞浦路斯的苛刻救援计划一样,这项决定也是在一个深夜于布鲁塞尔召开的紧急秘密会议上签订的,那是 2011年10月末。当时欧盟正在努力控制希腊的债务危机,实际上却埋下了一枚定时炸弹,后来在塞浦路斯的银行系统炸开了一个大洞,引发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连锁反应和不断升级的可怕后果。

  时任塞浦路斯财政部长基基斯.卡扎米亚斯(Kikis Kazamias)说,“当时是凌晨3点。我不满意。大家都不满意,但我们能做什么?”

  当他在布鲁塞尔,欧洲领导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做出了希腊国债减记50%的决策。这意味着,这些国债的持有者,特别是当时资金充裕的希腊语国家塞浦路斯共和国的银行,将损失其所有资产的至少一半。最终的损失接近国债票面价值的 75%。

  这项行动有一个抚慰人心的名字——私营机构参与(private-sector involvement,缩写PSI),在当时看,这是一个有价值的目标,即迫使私人投资者分担一部分责任,支持希腊摇摇欲坠的财政。“今晚我们欧洲人证明,我们做出的结论是正确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当时宣布。

  然而,对塞浦路斯银行来说,特别是处于当前风暴中心的大众银行(Laiki Bank),这些结论预示着一场灾难:塞浦路斯银行总共损失了超过40亿欧元(约合319亿元人民币),这对于一个GDP只有180亿欧元的国家来说,是一个巨额数字。大众银行2011年的年度报告显示,仅这一家机构就损失了23亿欧元。

  从2011年的彻夜商谈,到周一凌晨结束的这场会议,从这一前一后的变化我们认识到,布鲁塞尔的闭门会议——通常在深夜召开,过程中免不了夹杂大量无法理解的行话——产生的决策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所谓的欧洲计划总是被层出不穷的危机打个措手不及。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教授、前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顾问保罗.德豪威(Paul de Grauwe)说,“在欧元危机这整个过程里,我不记得有什么是欧洲的政策制定者预见到过的。他们在常规上是不去预判可能出现的问题的。”

  欧盟经济及货币事务专员奥利.瑞恩(Olli Rehn)的发言人西蒙.奥康纳(Simon O’ Connor)拒绝透露瑞恩在希腊减债对塞浦路斯的潜在影响上曾持有何种态度。

  除了重创塞浦路斯银行持有的希腊债券以外,欧盟还突然提高了所有欧洲银行用来证明偿债能力的准备金标准。这一举动也是出于善意,确保银行在下滑时有缓冲的空间。但这打击了信心,而信心是银行业最重要的资产。

  位于尼科西亚的咨询公司萨皮恩塔经济研究所(Sapienta Economics)主任菲奥娜.穆尔伦(Fiona Mullen)说,“标准突然高了。这表明欧盟在变换规则去适应时局。”

  她补充说,塞浦路斯“自己给自己找了很多麻烦”,而且它的上一任总统、于2月下台的那位共产党人,和他手下的央行行长基本上不相往来,这对事情也没什么帮助。但穆尔伦说,在1500多英里(约合2414公里)外的布鲁塞尔和柏林形成的决定和认识“不但没用,通常还有害”。

  海外流入的巨额资金,特别是来自俄罗斯的资金,使塞浦路斯的银行异常庞大。除了希腊债券之外,它的银行也还有许多其他麻烦。批评人士说,一个尤为突出的麻烦是,塞浦路斯在现已破裂的房地产泡沫膨胀到最大时,不明智地给希腊公司提供了大量贷款,这些公司与塞浦路斯中央银行前行长、希腊大亨安德烈亚斯.弗耶诺普洛斯(Andreas Vgenopoulos)有关联。

  在希腊债券减记时担任塞浦路斯财政部长的卡扎米亚斯说,他不清楚这一举措将会给该国的银行带来多严重的伤害。他说,“我们有些担心,可是,我们从未收到过任何讯息,表明这是一条红线”,是不应越过的。他补充道,塞浦路斯政府一开始估计“我们有能力负担这部分损失”。直到后来,储户们开始撤离、塞浦路斯经济陷入停滞之后,“我们发现,这是不可能的。”

  话虽如此,为了尽可能地降低希腊债券减记损失,而在2011年与欧洲官员谈判的银行业首席代表查尔斯.H.达拉拉(Charles H. Dallara)说,减记的严重后果已不可避免。

  曾在银行业游说组织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担任执行董事的达拉拉说,“毫无疑问,希腊协议对塞浦路斯银行的影响将是严重的,不过,当时大选临近,布鲁塞尔的倾向是顺其自然。所以,他们什么都没做。”

  希腊债券减记过后,塞浦路斯在是否寻求欧盟救援一事上犹豫不决,这加剧了它的问题。首先,它向俄罗斯求救,后者于2011年12月给它提供了 25亿欧元的贷款。然而,这些钱很快就用光了,当塞浦路斯最终低下头请欧洲伙伴救命时,它为受到的无礼回应所震惊:正在准备今年选举的德国,不仅想让塞浦路斯削减预算、实施保守的财政紧缩措施,而且还想对塞浦路斯的经济模式进行彻底的改革,塞浦路斯经济的基础是为想逃税的外国人服务的金融业,德国政府怀疑,还有人通过它洗黑钱。

  自从此起彼伏的债务危机率先在希腊爆发以来,在过去三年受创最深的欧洲国家的政府和民众,已对欧盟总部制定决策的方式怒不可遏,这些决策无视他们的利益,反而受制于经济考虑和德国的选举周期。不管是在雅典、都柏林、罗马、马德里还是尼科西亚,普通人越来越多地在问,欧盟是在为自己的意愿服务,还是在为和他们没有太多关系的机构的意愿服务,尤其是那些由德国人控制的机构。

  在塞浦路斯,人们想要知道答案的心情已无比急迫,周一早上签订的100亿欧元的援助条款将加深塞浦路斯已经苦不堪言的衰退,并使目前15%的失业率飙升。这些条款要求解散大众银行(Laiki Bank),这将导致大约2500个工作岗位的减少,塞浦路斯作为离岸金融中心的重要性也大大减弱。

  “我们看见,塞浦路斯正面临一个非常严酷的未来。”行业游说组织塞浦路斯投资者协会(Cyprus Investor  Association)会长迈克尔.奥林匹奥斯(Michael Olympios)说。“就算像我这样坚定的欧洲计划信徒,现在都明白了,这是一个糟糕的主意,我们本应至少置身于欧元之外。”

  奥林匹奥斯说,由于就业机会消失、经济规模缩减,人们对欧洲的信心将会减弱。“我曾是一名信徒,现在不再是了。”

0.00% 0.00% 0.00%
精彩网站